湖南省藝術研究院
1 2 3 4 5

文藝評論

首頁 > > 文藝評論

記憶愈拉愈長 ——花鼓戲《甜酒謠》賞析

發布時間:2018-12-7 來源:湖南省藝術研究院 閱讀:

      元末著名的戲曲家高則誠在他的名著《琵琶記》開場時就說:“論傳奇,樂人易,動人難。”雖觀眾審美旨趣各不相同,但凡動人的,莫不是撥動了記憶深處的心弦。我觀看大型現代花鼓戲輕喜劇《甜酒謠》時,先聲奪人的是那:甜酒、小缽子甜酒。這吆喝甜酒的聲音在我童年長沙小吳門的巷子里抑或是長樂古鎮三街六巷回響不絕。

      《甜酒謠》編導的創作靈感,也許源自“甜酒、小缽子甜酒”這記憶深處的吆喝?

      漸行漸遠的叫賣,喚醒了編導意識暗區對傳統事物現實精神困境的思考:傳統與現代的矛盾,作坊與標準化的矛盾,金錢與理想的矛盾,幫助與反目的矛盾,真與偽的矛盾。編導正是基于這些思考,深刻洞察了這些矛盾中具有的戲劇性。

      戲劇本源是矛盾性的揭示,事物中的美與丑,善與惡,進步與回退,新生與腐朽等;人物性格中的言論與行為,動機與效果,常態與變態等。它們之間的矛盾經過編導的藝術概括,便創作了具有感染力的戲劇作品。

      由甘征文編劇,賀希娟執導,葉紅、宋谷、劉光明、朱文輝等等聯袂主演的大型現代花鼓戲輕喜劇,是講述小人物逆襲的勵志戲劇。作品以古鎮長樂甜酒為素材,演繹小人物成長記,圍繞繼承與發揚,融合時代推陳出新,彰顯傳統文化的自信與活力。

      作品中的主人翁陳香玉是大眾眼中的小女子。香玉憑借自身的聰明、努力和機遇,最終達到了一定的人生高度。香玉是時代的新青年;甜酒是老而彌新的傳統文化。積極向上的人生觀表達,整體清醒似乎又相當含蓄的故事主題,用單詞羅列更琳瑯:傳統、現代、個性、標準化、真誠、虛偽、幫助、拆臺。這種多向度矛盾,窺見了現實生活的暗影。間離成多角敘事,帶來了戲劇敘事的厚度。

      《甜酒謠》結構布局是事業與感情雙線并行。故事圍繞香玉事業的進階和感情的發展而推進。香玉不屈不撓的性格,獲得了賀正賢的認可,倆人通過營銷合作,初步實現了事業板塊和感情基礎的搭建。

      除了上述的事業與感情雙線并行之外,富有穿越感的臺詞、時尚音樂、現代舞蹈、長樂故事會、古鎮場景,人物之間妙趣橫生的相處都頗有趣味,煥發出時代氣息,滿足了戲劇視覺味蕾。也使《甜酒謠》這部大型現代花鼓戲具有輕喜劇彈性。

      如果全憑個人的喜好去體驗和判斷一部輕喜劇現代花鼓戲作品,很容易得出市場選擇南轅北轍的結論,個人的標準,對大多數而言,已經不是很重要了。如何評價現代花鼓戲輕喜劇基本管用而不扯淡的道理呢?

      喜劇是戲劇一個很大的類型。現實喜劇中的輕喜劇要求喜劇人物代入感高,時代特征鮮明,人物命運成長教育特征明確。不似黑色幽默喜劇和荒誕喜劇有寓言特色。輕喜劇主梗在“假設”。從現代花鼓戲賞析的角度看,花鼓戲的輕喜劇故事,拼的不是復雜的結構,而是簡單結構下的復雜戲劇:喜劇變化。這遠勝于復雜結構復雜線頭頻出的全景先知模式下的簡單場景處理。也就是說,簡單結構下的復雜變化,是表演的基礎舞臺,最容易抓住輕喜劇戲劇任務的主動權。反之,復雜結構下簡單場景處理,對表演而言是極具麻煩的。內生喜劇借力點會被稀釋,且會覺得用力過猛。現代花鼓戲現實輕喜劇之難,主要是輕喜劇人物性格,其次是外部戲劇梗。花鼓戲輕喜劇追求“笑點”,難免遇到俗點和“臟點”需要處理。《甜酒謠》抓住人物輕喜劇性格,抓住透徹敞亮喜劇設計核心,抓住人物與環境共生,合理推動和完成輕喜劇任務,俗點和“臟點”自然過濾。《甜酒謠》在釀酒過程中的打情罵俏,調侃戲謔,以及貴爹白日發財夢在完成輕喜劇任務的同時,也給現代花鼓戲注入了后現代藝術趣味。

      《甜酒謠》這出現代花鼓戲輕喜劇,反映了在現實生活中的自信心和樂觀主義精神,編導對待生活的積極態度和洞察力,使作品既體現了藝術真實,又帶有理想的光輝,以熱愛現實生活,歌頌美好愛情的人文主義思想,刻畫了香玉這個聰明美麗的姑娘。這部作品的劇情走向和人物特質,具有正能量,雖未宏大家國情懷,卻也至情至性。正能量的價值觀,傳達給觀眾一份責任感。托爾斯泰說:“藝術家永遠以回憶為生”,我相信,大型現代花鼓戲輕喜劇會將我們的記憶愈拉愈長。

文/蔣人瑞士


相關資訊
跟着老师玩彩票 潼关县| 鹤壁市| 南开区| SHOW| 恭城| 徐汇区| 楚雄市| 漾濞| 宁城县| 冷水江市| 阳高县| 观塘区| 辽源市| 永和县| 梁平县| 晋江市| 连平县| 外汇| 静海县| 富蕴县| 商洛市| 彭阳县| 前郭尔| 常山县| 留坝县| 镇原县| 台前县| 孟津县| 通山县| 鸡泽县| 海口市| 正阳县| 聂拉木县| 玛多县| 交口县| 北安市| 许昌县| 社旗县|